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聚焦 > 

我想看到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贫困

时间:2015/10/12 9:32:17 来源:云南信息报 2015年10月12日 作者: 褚昆雅 杨文虎 点击:385
“30多年前,尤努斯初创格莱珉银行,起步卑微但不懈努力。今天,小额贷款已经发展成抗击贫困的重要手段,促进了社会底层发展,有助于推进民主与人权。作为‘穷人银行家’, 尤努斯彻底颠覆了‘穷人缺乏信用’、‘无恒产者无恒言’、‘贷大不贷小’的传统银行经营观念,建立了适合于金融支持贫困地区的‘草根’信贷理念,由此改变了全球数以亿计穷苦人的命运,为世界和平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mda

“30多年前,尤努斯初创格莱珉银行,起步卑微但不懈努力。今天,小额贷款已经发展成抗击贫困的重要手段,促进了社会底层发展,有助于推进民主与人权。作为‘穷人银行家’, 尤努斯彻底颠覆了‘穷人缺乏信用’、‘无恒产者无恒言’、‘贷大不贷小’的传统银行经营观念,建立了适合于金融支持贫困地区的‘草根’信贷理念,由此改变了全球数以亿计穷苦人的命运,为世界和平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2006年,尤努斯和他的格莱珉银行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诺贝尔颁奖委员会如此评价尤努斯的卓越贡献

 

在全世界都关注新一届诺贝尔奖各奖项揭晓的时候,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正在中国大地上奔忙。昨天,他在昆明进行了主题演讲。

昨天,作为云南师范大学承办的“西南联大讲坛”第二十二讲的嘉宾,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现年75岁的经济学家,有“穷人的银行家”之称的穆罕默德·尤努斯发表了《创造一个没有贫困与就业问题的社会》的主题演讲。

在中国互联网金融甚嚣尘上的今天,穆罕默德·尤努斯再度被资本家们提及并被媒体频频刷上头条。崇拜尤努斯的人,尊他为“普惠金融教父”,质疑他的,则称他是“获得诺贝尔奖的放高利贷者”,一切皆源于尤努斯亲手创办的格莱珉银行。

格莱珉银行(孟加拉乡村银行)

对象:为贫困妇女提供小额贷款服务

特点:格莱珉模式的核心是非盈利性。整借零还,按周还贷

利率:贷款利率市场化,不会超过20%

回报:股本回报率大约为5.64%,截止到去年4月,贷款余额为11.26亿美元

规模:现在已经有850万借贷者,在世界各地成立了2567家分行,服务覆盖81390个贫困村庄

本报专访

“格莱珉的终极目标是创造没有贫困和就业问题的世界”

“中国的金融行业没有很好地为贫困人群服务”

云南信息报:尤努斯教授如何看待眼下中国金融的现状?

尤努斯:在我看来,中国的金融行业没有很好地为贫困人群服务,而且金融业的确存在一些问题。现在的中国就像很多国家一样,贫富差距大,有钱的人越来越有钱,贫穷者则缺乏机会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这种现象对中国来说绝对不是好事。但我相信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中国的金融、就业、教育等问题都会慢慢改善的,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的良性发展都需要时间。和全世界的金融行业一样,贫穷者在中国也很难获得金融服务。

云南信息报:创立格莱珉的初衷和终极目标是什么?

尤努斯:我们希望通过企业化机构的运作,确保穷人也能得到金融方面的服务,继而也进一步获得更多教育、医疗和就业的机会。我们格莱珉是为穷人服务的银行,我们做的不仅仅只是小额信贷,不是互为担保的联保模式,格莱珉可以说是颠覆了传统,与银行传统的模式完全相反,我们是为被社会忽视的贫困人群服务。格莱珉的终极目标,就是消除贫困,让穷人变得富裕,创造一个没有贫困和就业问题的世界。

格莱珉不仅是在云南,在全中国都行得通

云南信息报:格莱珉于去年在江苏陆口村成立了“格莱珉中国”,这标志着格莱珉正式落户中国。您对格莱珉在中国的开展情况是否满意?陆口村的项目进行得如何?

尤努斯:我去年在陆口见到了那里的村民,我很高兴能够为他们解决一些问题。其实不需要太多资金,有时候只需要一点点钱,就能帮助他们、帮助贫困的农村妇女去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格莱珉选择将陆口作为试点正式落户,并且已经开始在中国生根发芽,迄今进行得还算顺利,我感到非常欣慰。希望格莱珉未来可以帮助到更多类似陆口这样的中国农村。

为什么会首先选择妇女?因为妇女会更多考虑家庭、考虑分享,而父亲会倾向冒险、较少交流。即使钱是由父亲支配,只要钱是由母亲递给他,也能改善母亲的地位。

云南信息报:格莱珉在不久的将来也会落户云南吗?

尤努斯:肯定的!我们在陆口做到的事情,在云南也能行得通,不仅是云南,在全中国都行得通。我关注云南已经很多年了,这里的贫困人口基数大,偏远山区和农村有很多贫困落后的人群,他们迫切需要资金创业、做事,来改善他们的生活现状。

当然,要在云南开展格莱珉,也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我们首先需要有能够提供资金信贷的机构或投资者,有愿意切实帮助云南贫困地区做事的机构,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我们才能完成这个项目。格莱珉不是做慈善,慈善项目不能彻底从根子上解决贫困和社会问题。

“我们给穷人贷款不是为了让自己赚钱”

云南信息报:格莱珉落户中国的过程中是否遇到过阻碍和困难?

尤努斯:是的,最大的困难就是金融方面,很多有意向与格莱珉合作的中国金融机构都缺钱,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投入这个项目。众所周知,中国现在整个的经济金融状况都不太好,各行各业都缺资金。

另一方面,格莱珉的模式常常不被理解。例如我们不要求贷款人提供担保、抵押,就有人问:那怎么保证贷款的安全?实际上,这都是常规思维,人们以某个人的过去来判断一个人的未来,对于穷人来说就意味着一个糟糕的过去等于一个没有指望的未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评价说:格莱珉的客户是没有过去的。对于穷人而言,他们需要一个全新的开始。我们给穷人贷款不是为了让自己赚钱,而是为了最终消除贫困。

云南信息报:据我们所知,格莱珉的贷款利息并不低。

尤努斯:越接近市场利益的钱,越容易到底层人的身上,明显偏离市场利益的钱反而容易被有特殊渠道的人截留。对于底层人而言,他们常常只有劳动力,有初始资本就盘活了,而且他们是自我雇佣者,能够承受相对高一些的利率。此外,格莱珉大部分业务是常规金融机构无法提供的额度很小的贷款,营业成本较高,加上获得资金的利息也是相对市场化的,因此贷款利率也是市场化的。但我们不会超过20%。

一部分人在中国拷贝格莱珉模式为自己谋利

云南信息报:多年来,不断有商业机构和资本将格莱珉模式照搬进中国,但都没有取得成功,您认为格莱珉模式是可以被复制的吗?

尤努斯:这些年的确有一部分人在中国国内拷贝格莱珉模式,但他们没有真正理解什么是格莱珉,格莱珉到底在做什么事,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所以他们就会走错路,借着格莱珉的名义为自己谋利,这是错误的,格莱珉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事实上,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格莱珉存在,印度、美国、挪威、英国、瑞典、法国……他们都取得了成功,因为他们不是简单复制格莱珉的表面,而是真正领会了格莱珉的核心。我希望格莱珉能够在全世界遍地开花,能够帮助人们摆脱贫困,而不是被欺骗。

格莱珉 史上第一个为穷人服务的银行

尤努斯说,格莱珉在本地的语言是“农村”的意思,格莱珉银行的正式名称是孟加拉乡村银行,是由穆罕默德·尤努斯于1983年正式创立的。

格莱珉与传统银行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是为贫困人群提供小额贷款,而贫困人群因为缺乏担保、人脉等资源,恰恰无法从传统银行处获得贷款支持。格莱珉是史上第一个为穷人服务的银行。

格莱珉模式的核心是非盈利性

格莱珉模式的核心是非盈利性。格莱珉银行的股本回报率大约为5.64%,截止到去年4月,格莱珉的贷款余额仅为11.26亿美元,却在世界各地成立了2567家分行,服务覆盖81390个贫困村庄。其庞大的管理成本是以盈利为目的的资本者的阻碍。

现在,格莱珉银行已经有850万的借贷者。“我们给穷人贷款,有了资本,他们可以自己做生意。贷款金额从小到大,借贷者中有超过半数是女性借贷者。”

借贷者可成银行的股东变“主人”

尤努斯还说,这些借贷者最终成为了格莱珉银行的股东,变成了银行的“主人”,他们可以参与银行召开的董事会,这跟其他的银行是不一样的。银行下有退休金等项目,穷人们老了或去世了,不用担心资金问题,同时还有教育贷款项目,对客户们的孩子进行教育投资。

尤努斯认为,可以直接把钱给需要帮助的人,但这不可持续,钱用完了,还要给更多的钱,把钱发出去能真正帮到需要帮助的人吗?不一定。“我们不会直接地把钱以慈善的方式发给需要帮助的人,而是用贷款的方式,并不是想要赚钱,运营只是收支平衡而已。”

中国小额信贷发展的最大障碍是“只贷不存”

尤努斯曾多次公开表示,中国的小额信贷机构多奉行“只贷不存”的原则,这成为目前中国小额信贷发展的最大障碍。事实上,“只贷不存”恰恰就是小额信贷,尤其是公益性微金融的拦路虎。

中国的P2P和小额信贷机构,追求的终极目标是盈利,这与尤努斯的格莱珉理念背道而驰。就金融的本质而言,格莱珉可以说是一个成功的公益性商业信贷模式。

格莱珉奉行的原则是让银行走到贷款人群中,银行职员的工作不是坐办公室,而是与民众融为一体。相反,传统银行要求职员都到办公室坐班,而对穷人来说,银行大门让他们畏惧,失去信心,疏远了距离。此外,格莱珉的利率大大低于高利贷者,几乎与传统银行相同,有效防止了富裕者套贷,而格莱珉的整借零还,按周还贷方式也大大优于传统银行的“整借整还,到期还本付息”。

主题演讲

找工作的想法非常老套 要当“创造工作”的人

谈创业 “课堂上教授的是童话般的理论,为什么不走出校园?”

尤努斯在演讲中自我介绍说:他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并在美国执教,之后他带着所学知识回到孟加拉国,在大学执教。1974年,孟加拉国发生了一次大灾荒,经济被严重摧残,很多人因为饥饿死去。“在大学里所教授的课程和社会的实际是截然不同的,成天在课堂上教授的理论知识在现实当中却没法应用,课堂上教授的是童话般的理论、故事和理想的状态,为了减轻自己的空虚感和无用感,为什么不走出校园?走到附近的村庄去看一看?”

有了想法说走就走,尤努斯走出了校园、走进了村庄,目的只有一个,帮助别人,帮助真正需要的人,能成就自己的未来、实现自己的价值。尤努斯开始向周围的人力所能及地提供一些帮助。他走访村庄时,看到很多穷人为维持生计借了高利贷,“这让我看到了人心丑恶的一面,放高利贷的为何如此凶残?”尤努斯想:如果我借钱给他们,那么他们就不用去借高利贷了,他们还能获得自由,受到保护。于是,尤努斯就拿出自己的钱,把钱借给村里的人们,人们非常高兴,尤努斯也很开心,因为实实在在地为村民们做了一些事情。至此尤努斯开始了他的小额信贷之路,他创建了格莱珉银行。

谈企业 传统企业对人的解读不正确,只在钱堆上挣扎

尤努斯说,我们的公司在成长,它是一个社会企业,而不是一个赚钱企业,它是社会型,不营利性的,解决社会面临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和传统的企业类型完全不同。格莱珉银行这样的社会企业模式,可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帮助推动经济增长。富人有资本,世界上大部分的财富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且贫富差距在不断扩大,这是不合理的。“要做社会型企业,践行企业社会责任。”

尤努斯说:格莱珉银行相对传统企业而言比较独特。它立足于这样的思考:为什么企业一定要赚钱?为什么不可以办解决社会问题、不以赚钱为目的的企业呢?传统企业老是觉得人是自私的,人就是挣钱的机器,企业的目的就是赚钱,不停地赚钱,在钱堆上挣扎。这种认识是错误的,为什么要区别自私和无私的部分?为何不强调无私的部分,把无私引入企业中,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展示无私的一面?

“资本主义是一个不可持续的体系。”尤努斯认为。这个以金钱为核心的系统,让大量资本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而且很快,一小撮人掌握绝大部分资产,“强调自私的体系会创造出这个结果”,以制度的方式不断创造出贫困。

尤努斯说:“我相信很多国家会引入无私的尝试,希望企业和大学也加入进来。一些经济理论扭曲了人性,我们需要改变。”

谈就业 找工作的想法非常老套,要当创造工作的人

在孟加拉国,也有很多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为此他们非常绝望、抓狂,有些人还会向尤努斯抱怨。尤努斯就反问他们,在学校学习就是为了找工作吗?教科书有跟你们讲你需要去找工作吗?尤努斯建议他们忘了“找工作”这件事,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创造工作、创造机会的人,为自己、为社会工作。

尤努斯认为,企业关注的并不是你能够带来多少盈利,而是更愿意与你“合作”。如果你创业成功了,把钱还回来后,企业再把钱投资给那些有想法、且需要帮助的人。“我相信,人人都是企业家,找工作的想法非常老套,但现在这种想法还很普遍。然而,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生活在这个世界,不是为其他人工作的,而是不要为别人制造问题,帮助别人解决问题,这才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意义。”

为什么有活力、创造力的年轻人,不是积极自主创业,而是去找或坐着等一份工作?尤努斯认为,很多银行都不愿意贷款给一个没有工作的年轻人,因此年轻人们也认为自己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需要为别人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够获得银行贷款等经济支持。年轻人都在为别人而工作,如何去创造新的产业?这就进入了一个没有尽头的恶性循环。

尤努斯表示,我们每年有超过6000万的年轻人进入到就业市场中来,我想要做出一些改变。我希望,我们可以每年有6000万的年轻人加入到创造就业的经济环境中来,而不是6000万的年轻人毕业了要来找工作。

谈理想 没有穷人,所有人都有工作,拥有更美好的环境

尤努斯说:我想看到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贫困,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是可以没有贫困的,我们之所以有贫困,是因为我们所建立的这个体系出了错误,而把这种贫困强加在了很多人的身上,它不是贫困的人自身所创造出来的。尤努斯希望将来我们的环境能够变得可持续发展,变成一个绿色的世界。

尤努斯表示,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新的文明世界,这个任务是交给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年轻人的,因为自私自利不能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们必须要改变这样的倾向。在新的文明基础之上,我们将会没有穷人,所有人都有工作,所有人都可以就业,并且拥有一个更美好的环境! 本报记者 杨文虎 李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