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媒体聚焦 > 

春城晚报 2014-03-13 余秋雨做客西南联大讲坛,讲全球背景下的中国文化

时间:2014/3/14 13:34:09 来源: 作者:xnldjt 点击:403
昨天下午,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秋雨作为西南联大讲坛第九讲的嘉宾登台,在云南师范大学呈贡校区拉开了西南联大讲坛2014年的序幕,依然是一票难求。余秋雨还被受聘为云师大特聘客座教授。他带来的演讲主题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传统文化的境遇与命运》,在剖析中华文明何以绵延千年不绝时,他认为中华文明有3个优点和3个缺点,对新世纪如何进行文化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

 


 

树木树人 云南师范大学供图

 

昨天下午,著名文化学者、作家余秋雨作为西南联大讲坛第九讲的嘉宾登台,在云南师范大学呈贡校区拉开了西南联大讲坛2014年的序幕,依然是一票难求。余秋雨还被受聘为云师大特聘客座教授。他带来的演讲主题为《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传统文化的境遇与命运》,在剖析中华文明何以绵延千年不绝时,他认为中华文明有3个优点和3个缺点,对新世纪如何进行文化建设提出自己的意见。

别人眼中的中国文化 看影视剧全是宫斗武侠计谋

讲坛开篇,余秋雨说要做做减法,把演讲的标题由长长的“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传统文化的境遇与命运”缩减为“全球背景下的中国文化”。“这是我去年10月18日在纽约联合国大厦里的演讲,这个题目出来之后,那场演讲一票难求,但这并不是我本人在他们心目中多么有吸引力,而是因为这个演讲题目非常重要。全球都知道中国经济发展了、国力增强,但是世界都不知道中国文化支点是什么,他们疑惑:‘你们凭什么感动我们?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

他说,现在的中国在世界上像一个体量巨大的巨人出现在拥挤的街道上,并且大家都知道他走了很长很远的路而来,但是都不知道他的脾气、性格,因而恐慌,所以我们一定要让世界了解这个巨人的脾气。

“我跟美国的一些学者交流时,他们说你们中国人太可怕了,因为你们翻译成英文的文学、影视作品里讲的全是宫廷争斗、武侠、战争计谋,我说我们中国人真没那么可怕。但这说明,我们输出的文化还不够让世界了解我们。”

中华文化的长寿秘诀 君子、礼仪、中庸之道

余秋雨说,当我们探究中华文明的长寿秘诀时,会发现中华文明拥有几个优点:

首先是中华文明在人格上讲究君子之道,“世界上有的民族的理想人格是英雄,有的是绅士、有的是先知、有的是骑士、有的是浪人、有的是牛仔,中华民族的理想人格是君子,而‘君子’这种人格榜样是人人都可以效仿的。”

第二个是中国在行事上讲究礼仪之道,君子需要一个漫长的培养过程,在一个人成为君子之前通过“礼仪”规范他的行为。例如一个孩子还不懂得孝道,但是行为上要求他每天睡前要向爷爷奶奶请安。“礼仪是我们现在把君子之道维持下去的重要途径,礼仪普及就把君子之道落实了,现在我们的礼仪是失落了,但是我们正在拾起。”

第三是在思维模式上中国古人讲究的是中庸之道,“中庸之道不是没有观点、立场,‘中’对一切问题考虑中间值,‘庸’是一切问题考虑普遍性。中庸之道的本质是反对一切极端主义,所以极端主义在中国流行的时间都长不了,这也是中华文明延续几千年不灭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文化尚存3个缺乏 经常做表面文章和非数字文章

通过对大量历史的研究,余秋雨直言中国文化尚存有3个缺乏:

首先是缺乏公共意识,“历史以来我们的君子都是上对朝廷、下对家庭负责,古代叫做忠孝两全。但是中华文化一直没有注意在朝廷和家庭之间有着辽阔的公共空间,知识分子信奉‘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他说:“中国人缺乏在公共空间生活的训练,因为一直缺失,因此现在我们的责任很大。”

第二是缺乏实证意识,经常做些表面文章和非数字文章,这样的文化对中国人行事产生一个重大的误导,“做事全是表态,没有实证。”余秋雨举了一个例子来说,从古代的屈原到现在,谣言在中国一直不停出现害了许多人,就是因为中国人缺乏实证的精神。“这个毛病还在伤害着中国的文化建设,希望我们的年轻人今后在面对网络谣言时多一些实证精神。现在的中国正在改变,我们要更注重建立科学实证的精神。”

第三是中国文化缺少法制意识。他建议,当今社会要鼓励少部分人建立顶层的精神文化,大部分人建立起简易可行的礼仪文化,同时,所有的人都应关注生态文化。

现场问答

问(云师大文学院学生):您有没有听说过热播韩剧《来自星星的你》?为什么韩剧对中国的年轻人影响如此之大,而对欧美年轻人的影响却没有那么大?

答:韩剧在中国的流行源于我们的本源文化靠近。欧美文化探求的是一些生命、人生等问题,而我们的年轻人的问题比较集中在青春情感方面。我不是看轻青春情感这些问题,一个人需要多元的文化。等成长到一定的年纪,会觉得人生不是这样的,这样的作品有些幼稚。韩国的一些文化现象很值得中国学习,它的体量不大但是做得风生水起,对于青春文化关注很多,他们的文化是面向青春面向未来。我们没有看轻他们的理由,我们需要向他们学习。

问(西南联大讲坛志愿者):您认为自己是个什么样的知识分子?您对当代的知识分子有什么话要说?

答:中国今天的知识分子一方面承担责任,一方面不要太自以为是。我没有对自己扮演什么样的知识分子做出设计,我经常把自己当做一个旅行者。

本报记者 郭舒瑜

http://ccwb.yunnan.cn/html/2014-03/13/content_816544.htm?div=-1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