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联大春秋 > 
  • 闻一多辞退狂人刘文典 闻一多辞退狂人刘文典 日期: 2016/6/21 11:46:22点击:332 本书为国内第一本关于刘文典的传记。刘文典是一位长期被历史忽略的国学大师,他“二十岁就名满大江南北”,极具传统士大夫的傲骨,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总是一副“狂生”模样。他师承刘师培、章太炎,结交胡适、陈寅恪,瞧不起闻一多、沈从文,追随过孙中山,营救过陈独秀,驱赶过章士钊,痛斥过蒋介石。
  • 48年吴宓:近五六十年中国放火者多救火者少 48年吴宓:近五六十年中国放火者多救火者少 日期: 2016/6/21 11:37:59点击:210 吴宓继而联想:“近五六十年,在中国,在世界,放火之人多而救火之人少。众思造乱,而莫肯平乱。此生民惨劫之所以临,而文化将毁灭至尽也。哀哉!”
  • 巫宁坤受难心史 巫宁坤受难心史 日期: 2016/6/21 11:34:27点击:435  劫后余生的巫宁坤用一句话概括他三十年的“牛鬼”生涯:“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 他的个人史,也是同时代诸多知识分子的苦难史。
  • 西南联大:清华最贫穷也最“富有”的时光 西南联大:清华最贫穷也最“富有”的时光 日期: 2016/6/21 11:00:26点击:160 联大八年,是清华历史上物质条件最艰苦的时期,也是精神财富最丰厚的时期,刚毅坚卓的联大精神,是今天清华最宝贵的遗产之一。时任清华校长的梅贻琦,始终是联大校务的最主要主持者,人称联大“船长”,他在任期间推行“教授治校”体制,发扬自由民主风气,并将这些传统带回清华园。
  • 汪曾祺眼里的联大教授 汪曾祺眼里的联大教授 日期: 2016/6/21 10:36:07点击:348 汪曾祺是当代文学史上的名家,京派小说的传人,1940年前后,汪曾祺在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求学,拜在沈从文等名家大师门下。这段生活对汪曾祺一生影响甚巨,从联大那些教授们身上,他学到了许多在别处无法也不可能学到的东西。多年以后,汪曾祺还在文章中充满感恩地说:“我要不是读了西南联大,也许不会成为一个作家,至少不会成为一个像现在这样的作家。”
  • 我在西南联大的日子 我在西南联大的日子 日期: 2016/6/21 10:27:37点击:135 我所经历的时代,是中国现代史上剧烈变化的时代。如果把新中国成立后的六十年分为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两个时代,那我这一生就可以说经历了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新中国成立前的二十七八年。
  • 沈从文遇到汪曾祺 沈从文遇到汪曾祺 日期: 2016/6/21 10:17:31点击:431 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创作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他之所以能取得这样大的成就,首先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但也和一个人对他的帮助是分不开的,那就是他的恩师——沈从文先生。
  • 《西南联大国文课》:暌违七十载西南联大国文课本首次完整再现 《西南联大国文课》:暌违七十载西南联大国文课本首次完整再现 日期: 2016/6/21 10:17:31点击:137 西南联大存在的时间不满九年,就读学生不过八千,而且条件简陋,生活艰苦,但前后任教的教授有朱自清、闻一多等三百余人,他们都是各个学科、专业的泰斗、顶级专家。并培养出了一大批人才,其中包括两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四位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六位“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近百位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
  • 闻一多先生上课 闻一多先生上课 日期: 2016/6/21 10:14:17点击:224 闻先生性格强烈坚毅。日寇南侵,清华、北大、南开合成临时大学,在长沙少驻,后改为西南联合大学,将往云南。一部分师生组成步行团,闻先生参加步行,万里长征,他把胡子留了起来,声言:抗战不胜,誓不剃须。他的胡子只有下巴上有,是所谓“山羊胡子”,而上髭浓黑,近似一字。他的嘴唇稍薄微扁,目光灼灼。有一张闻先生的木刻像,回头侧身,口衔烟斗,用炽热而又严冷的目光审视着现实,很能表达闻先生的内心世界。
  • 金岳霖先生 金岳霖先生 日期: 2016/6/21 10:11:36点击:161 西南联大有许多很有趣的教授,金岳霖先生是其中的一位。金先生是我的老师沈从文先生的好朋友。沈先生当面和背后都称他为“老金”。大概时常来往的熟朋友都这样称呼他。关于金先生的事,有一些是沈先生告诉我的。我在《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一文中提到过金先生。有些事情在那篇文章里没有写进,觉得还应该写一写。金先生的样子有点怪。他常年戴着一顶呢帽,进教室也不脱下。
  • 新校舍 新校舍 日期: 2016/6/21 10:05:46点击:382 西南联大的校舍很分散。有一些是借用原先的会馆、祠堂、学校,只有新校舍是联大自建的,也是联大的主体。这里原来是一片坟地,坟主的后代大都已经式微或他徙了,联大征用了这片地并未引起麻烦。有一座校门,极简陋,两扇大门是用木板钉成的,不施油漆,露着白茬。门楣横书大字:“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进门是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路。路是土路,到了雨季,接连下雨,泥泞没足,极易滑倒。大路把新校舍分为东西两区。
  • 跑警报 跑警报 日期: 2016/6/21 10:02:21点击:128 西南联大有一位历史系的教授,——听说是雷海宗先生,他开的一门课因为讲授多年,已经背得很熟,上课前无需准备;下课了,讲到哪里算哪里,他自己也不记得。每回上课,都要先问学生:“我上次讲到哪里了?”然后就滔滔不绝地接着讲下去。班上有个女同学,笔记记得最详细,一句话不落,雷先生有一次问她:“我上一课最后说的是什么?”这位女同学打开笔记来,看了看,说:“你上次最后说:‘现在已经有空袭警报,我们下课。’”
  • 七载云烟 七载云烟 日期: 2016/6/21 9:57:33点击:126 我在云南住过七年,一九三九~一九四六年。准确地说,只能说在昆明住了七年。昆明以外,最远只到过呈贡,还有滇池边一片沙滩极美、柳树浓密的叫做斗南村的地方,连富民都没有去过。
  • 泡茶馆 泡茶馆 日期: 2016/6/21 9:35:04点击:172 泡茶馆”是联大学生特有的语言。本地原来似无此说法,本地人只说“坐茶馆”。
  • 西南联大中文系 西南联大中文系 日期: 2016/6/21 9:31:08点击:125 西南联大中文系的教授有清华的,有北大的。应该也有南开的。但是哪一位教授是南开的,我记不起来了,清华的教授和北大的教授有什么不同,我实在看不出来。联大的系主任是轮流做庄。
  • 我在西南联大读书 我在西南联大读书 日期: 2016/6/21 9:06:31点击:240 我1942年进西南联大,1946年联大结束,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各自复员回归京津,我自然也就告别了哺育我的母校。日子过得真快,一晃间,67年过去了。这半个多世纪我们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崎岖坎坷,但对联大的记忆、眷恋和遐想,却始终萦回脑际,难以忘怀。
  • 西南联大校友访谈录 西南联大校友访谈录 日期: 2016/6/20 10:45:28点击:300 对我国著名生态学家、北京大学陈昌笃教授教育经历的访谈,反映了抗日战争时期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附属中学教育的严格、西南联大自由开放等教育特点,以及1946年回迁平津复校的辗转历程。战时条件虽举步维艰,老一辈学者求学奋斗振兴国家之心始终不变,他们的受教育之路,也映射了民国以来我国教育的史实和变迁。
  •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日期: 2016/6/20 9:37:36点击:243 沈先生在联大开过三门课:各体文习作、创作实习和中国小说史。三门课我都选了,各体文习作是中文系二年级必修课,其余两门是选修,西南联大的课程分必修与选修两种。
  • 汪曾祺的昆明情结 汪曾祺的昆明情结 日期: 2016/6/20 9:30:39点击:389 提起昆明,人们首先要说“翠湖”。有李霆锐的湖中亭联:“赤鲤跃碧波,吞却三分明月;红莲开翠海,托来一瓣馨香”。翠湖之美,楼阁屋舍,绿波拥簇,古今多有名士称赞。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书写昆明时涉及人文、景物、饮食等几十篇作品。其中《觅我游踪五十年》题诗:“羁旅天南久未还,故乡无此好湖山。长堤柳色浓如许,觅我游踪五十年。”这是汪先生对昆明最集中概括的书写称赞。
  • 我在西南联大的那段岁月 我在西南联大的那段岁月 日期: 2016/6/20 9:27:07点击:217 一九三七年,双十节过后,余与汤用彤锡予、贺麟自昭三人同行。在天津小住数日,晤吴宓雨生偕两女学生亦来,陈寅恪夫妇亦来。寅恪告我,彼与余同病胃,每晚亦如余必进米粥为餐。俟到昆明,当邀余在其家同晚餐。吴陈两队皆陆行,余与锡予自昭三人则海行,直至香港。小住近旬。
首页前页1234567后页尾页  转到
第2页,共7页,每页20条,共136条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