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联大春秋 > 联大校友 > 
  • 钱锺书评吴宓诗集 钱锺书评吴宓诗集 日期: 2016/6/27 9:28:46点击:914 1960年代末,萧公权老师退休后开始写自传《问学谏往录》。当他写到与吴宓交往的一段时,曾跟我提到他的这位老友为情所苦的往事。吴宓狂热地追求毛彦文,但当毛催吴立刻到沪相会时,吴仍在清华忙着编书,坐失时机,果不然,毛很快就与前国务总理熊希龄在上海宣布结婚。
  • 吴宓日记中的李源澄之死 吴宓日记中的李源澄之死 日期: 2016/6/27 9:26:05点击:1092 吴宓1957年7月3日日记中记载,“今晚闻豫(引者注:郭豫才,历史系教授、系主任)言,今日下午4∶30本校民盟会中,萧华清宣称,澄等之罪甚重,劳动改造仍不足蔽辜,云云。”
  • 祭祀吴宓先生 祭祀吴宓先生 日期: 2016/6/27 9:19:55点击:930 陈寅恪先生还一直被人念叨着。他的传记《陈寅恪与傅斯年》成了这两年的热销书之一。而与他齐名的吴宓,似乎已经冷落得快要被世人遗忘了。我曾请教过吴宓的学生,西北大学教授张华。我说,吴宓先生作为一代国学大师,他对中国思想界最大的建树是什么。
  • 背诵助教的讲稿:吴宓教“世界古代史” 背诵助教的讲稿:吴宓教“世界古代史” 日期: 2016/6/27 9:13:43点击:978 吴宓先生是中国现代学术史上的一位通人。他一生好学不倦,淹贯中西。南开大学王敦书先生(曾任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会会长)曾在南开图书馆找到一本介绍德国学者斯宾格勒学说的英文书《文明还是诸文明》,原是吴宓的藏书,书中有几处吴先生的批注。王先生读了后“深深佩服吴宓学贯中西、精通文史的渊博学识和敏锐眼光”(王敦书:《贻书堂文集》,中华书局,2003年,687页)。可见吴先生的片言只语都值得我辈珍视。吴宓晚年任教于西南师范学院,卜居重庆山城,生活并不顺遂,尤其是在“文革”期间,膑足(批斗时被推倒,导致腿骨骨
  • 吴宓和他的西南联大弟子们 吴宓和他的西南联大弟子们 日期: 2016/6/27 9:05:21点击:1396 4月的北京冷暖宜人,威斯汀大酒店味餐厅灯火辉煌,西南联大的台湾校友李俊清在这里过90岁生日。两条长案坐满前来祝贺的亲友。寿星和当年的同窗许渊冲、沈师光老人耳朵都有点背,坐得很近,说话却很大声。许渊冲爱说笑:“聋字(子)去耳,我们是三条龙!”大伙儿祝酒,笑说李俊清到底是学外国文学的,连生日都赶在跟莎士比亚同一天!李俊清当过蒋经国20年英文秘书,蒋先生去世后,改任东吴大学教授兼教务长,现已退休。他起先不敢来大陆走动,后来发现没有什么限制,就常回来探亲访友为亲长扫墓了。
  • 闻一多辞退狂人刘文典 闻一多辞退狂人刘文典 日期: 2016/6/21 11:46:22点击:381 本书为国内第一本关于刘文典的传记。刘文典是一位长期被历史忽略的国学大师,他“二十岁就名满大江南北”,极具传统士大夫的傲骨,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总是一副“狂生”模样。他师承刘师培、章太炎,结交胡适、陈寅恪,瞧不起闻一多、沈从文,追随过孙中山,营救过陈独秀,驱赶过章士钊,痛斥过蒋介石。
  • 48年吴宓:近五六十年中国放火者多救火者少 48年吴宓:近五六十年中国放火者多救火者少 日期: 2016/6/21 11:37:59点击:256 吴宓继而联想:“近五六十年,在中国,在世界,放火之人多而救火之人少。众思造乱,而莫肯平乱。此生民惨劫之所以临,而文化将毁灭至尽也。哀哉!”
  • 巫宁坤受难心史 巫宁坤受难心史 日期: 2016/6/21 11:34:27点击:504  劫后余生的巫宁坤用一句话概括他三十年的“牛鬼”生涯:“我归来,我受难,我幸存。” 他的个人史,也是同时代诸多知识分子的苦难史。
  • 汪曾祺眼里的联大教授 汪曾祺眼里的联大教授 日期: 2016/6/21 10:36:07点击:404 汪曾祺是当代文学史上的名家,京派小说的传人,1940年前后,汪曾祺在西南联大中国文学系求学,拜在沈从文等名家大师门下。这段生活对汪曾祺一生影响甚巨,从联大那些教授们身上,他学到了许多在别处无法也不可能学到的东西。多年以后,汪曾祺还在文章中充满感恩地说:“我要不是读了西南联大,也许不会成为一个作家,至少不会成为一个像现在这样的作家。”
  • 沈从文遇到汪曾祺 沈从文遇到汪曾祺 日期: 2016/6/21 10:17:31点击:487 当代著名作家汪曾祺,创作出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他之所以能取得这样大的成就,首先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但也和一个人对他的帮助是分不开的,那就是他的恩师——沈从文先生。
  • 闻一多先生上课 闻一多先生上课 日期: 2016/6/21 10:14:17点击:257 闻先生性格强烈坚毅。日寇南侵,清华、北大、南开合成临时大学,在长沙少驻,后改为西南联合大学,将往云南。一部分师生组成步行团,闻先生参加步行,万里长征,他把胡子留了起来,声言:抗战不胜,誓不剃须。他的胡子只有下巴上有,是所谓“山羊胡子”,而上髭浓黑,近似一字。他的嘴唇稍薄微扁,目光灼灼。有一张闻先生的木刻像,回头侧身,口衔烟斗,用炽热而又严冷的目光审视着现实,很能表达闻先生的内心世界。
  • 我在西南联大读书 我在西南联大读书 日期: 2016/6/21 9:06:31点击:274 我1942年进西南联大,1946年联大结束,北大、清华、南开三校各自复员回归京津,我自然也就告别了哺育我的母校。日子过得真快,一晃间,67年过去了。这半个多世纪我们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崎岖坎坷,但对联大的记忆、眷恋和遐想,却始终萦回脑际,难以忘怀。
  • 西南联大校友访谈录 西南联大校友访谈录 日期: 2016/6/20 10:45:28点击:368 对我国著名生态学家、北京大学陈昌笃教授教育经历的访谈,反映了抗日战争时期湖南蓝田国立师范学院附属中学教育的严格、西南联大自由开放等教育特点,以及1946年回迁平津复校的辗转历程。战时条件虽举步维艰,老一辈学者求学奋斗振兴国家之心始终不变,他们的受教育之路,也映射了民国以来我国教育的史实和变迁。
  •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沈从文先生在西南联大 日期: 2016/6/20 9:37:36点击:310 沈先生在联大开过三门课:各体文习作、创作实习和中国小说史。三门课我都选了,各体文习作是中文系二年级必修课,其余两门是选修,西南联大的课程分必修与选修两种。
  • 汪曾祺的昆明情结 汪曾祺的昆明情结 日期: 2016/6/20 9:30:39点击:578 提起昆明,人们首先要说“翠湖”。有李霆锐的湖中亭联:“赤鲤跃碧波,吞却三分明月;红莲开翠海,托来一瓣馨香”。翠湖之美,楼阁屋舍,绿波拥簇,古今多有名士称赞。著名作家汪曾祺先生书写昆明时涉及人文、景物、饮食等几十篇作品。其中《觅我游踪五十年》题诗:“羁旅天南久未还,故乡无此好湖山。长堤柳色浓如许,觅我游踪五十年。”这是汪先生对昆明最集中概括的书写称赞。
  • 我在西南联大的那段岁月 我在西南联大的那段岁月 日期: 2016/6/20 9:27:07点击:305 一九三七年,双十节过后,余与汤用彤锡予、贺麟自昭三人同行。在天津小住数日,晤吴宓雨生偕两女学生亦来,陈寅恪夫妇亦来。寅恪告我,彼与余同病胃,每晚亦如余必进米粥为餐。俟到昆明,当邀余在其家同晚餐。吴陈两队皆陆行,余与锡予自昭三人则海行,直至香港。小住近旬。
  • 西南联大的怪人 西南联大的怪人 日期: 2016/6/13 10:52:49点击:300 联大教授中很有几位“怪人”,比如哲学系的沈有鼎先生和化学系的曾昭抡先生。
  • 西南联大那些人那些院系之四:西化的经济系 西南联大那些人那些院系之四:西化的经济系 日期: 2016/6/13 9:40:31点击:952 联大的语言学、文学、史学和哲学研究都继承了本国的学术传统,而经济学、政治学、法学和社会学都是外来的学科,缺乏根底。比如吴晗,他是清华学士,却能成为公认的明史权威;然而,要是未能在国外至少拿到硕士学位,联大没有哪位社会科学家能够取得骄人的成绩。此外,在融合中外理论,利用西方学术阐释中国传统方面,社会科学家也比人文学者稍逊一筹。结果,他们所传授的大部分知识,要么是高度抽象的理论,要么与海外情形关系密切,与中国实际反而较为疏远。经济学系就是一例。
  • 西南联大那些人那些院系之二: “教授之教授”及其他 西南联大那些人那些院系之二: “教授之教授”及其他 日期: 2016/6/7 12:00:56点击:337 如果几位中国史教授在抗战初期没有早早离开联大的话,无疑会留下更深的印迹。其中首屈一指的是陈寅恪。他是清华的资深历史学家,由中文系和历史系合聘,是20 世纪中国学界的顶尖人物。
  • 抗战时期西南联大教授们的趣事 抗战时期西南联大教授们的趣事 日期: 2016/5/24 15:20:18点击:768 “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民党军节节败退,武汉、南京、上海相继失守,平津告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南开大学的师生们在战火中辗转迁徙,最后来到云南昆明黄土坡的大普吉村,组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史称“西南联大”。抗战胜利后的第二年,三校师生分批返回平津,恢复北大、清华、南开大学三校。在前后8年时间里,西南联大师生与云南各族人民同甘苦、共患难,结下了深厚友情。值得一提的是,在那些享誉海内外的教授们身上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颇耐人寻味。 校长夫人卖米糕
第1页,共2页,每页20条,共38条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